财新传媒
2019年06月11日 17:30

押沙龙:我在外企的日子里

押沙龙:我在外企的日子里
我以前是一个工程师,在外企干过很多年。
我看到过它最鼎盛的黄金时代,也看到过它们的衰颓。现在回头来想想,那段日子真是恍然如梦。
但是它们确实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 
01
 
我刚毕业的时候,是在一家沿海的国内企业上班。我在那里呆了三年多。
那个公司其实也不错。2000年的时候我能拿到五千多块钱工资,在一个二线城市来说,真是相当高了。但是我也没攒下多少钱,因为我对钱从来缺少足够的概念,也从来不计算每个月开销多少,胡乱就花掉了。
 
但是公司有个很奇怪的地方。
它要求我们都穿西装,打领带。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5月31日 18:58

当历史的冰面在我们眼前炸开裂痕

当历史的冰面在我们眼前炸开裂痕

大半年来,我一直在喜马拉雅上做一个世界史节目。以前我对历史一直很有兴趣,但这么长时间集中地写世界史,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。

写着写着,实现世界中发生了很多事情。

所以说这半年多来,历史和现实在我脑子里是纠缠在一起的。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感觉,那就是现实中的这一切并不新颖。

如果我们把眼光拉到足够长的时间看,很多事情几乎是一定会发生的。我们吃惊,是因为我们从很少有用长时间段的眼光来看问题。

人类的生命太短了,这么看问题确实也不符合人类的本能。

历史很有用处,它能训练你用长时间的眼光来看问题。

但我们也可以说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5月08日 01:56

押沙龙:《三国演义》最大的功能,就是让傻子以为自己特有心眼儿

押沙龙:《三国演义》最大的功能,就是让傻子以为自己特有心眼儿
首先,还是忍不住要吐槽两句最近一季的《权力的游戏》。
 
第三集就已经很悲催了。
 
夜王辛辛苦苦,花了八季赶赴战场,刚威风了五分钟,天上掉下来个二丫头,就GAME OVER了,活得是那么认真,死得那么随意。
 
 
谁知道第四集更悲催。
 
大龙雷加死得比夜王还冤,硬是创出空军被海军偷袭的奇迹。而龙妈偏偏又命大的出奇。她悲愤地率领一个排的兵力,到君临城下兴师问罪,而瑟曦居然忘了派一个连出来消灭她。
 
编剧好像已经顾不上这些了,只是急急忙忙往前赶路。<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5月06日 17:34

押沙龙:终不似,少年游

押沙龙:终不似,少年游

01

这几天最热门的美剧当然是《权力的游戏》。夜王奔波得是那么辛苦,死得是那么随意,确实让人想说两句。

不过我今天说的不是《权力的游戏》,而是另一部美剧——《生活大爆炸》。

因为我无意中看到了这个图片。

我追这部美剧追了十二年,现在,所有的拍摄都结束了。
这让我忽然有了一种伤感,不是为了这个剧,也不是为了谢耳朵和佩妮,更像是为我自己。

我最喜欢的一部美剧是《老友记》,再往下排就是《生活大爆炸》。
其实我也承认,有很多美剧都比《生活大爆炸》拍的要好,但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4月24日 01:51

赵何娟女士,你的旗帜凭啥这么鲜明?

刘强东的事儿一直没有凑热闹,但这两天在朋友圈刷到了两篇赵何娟的奇文,一篇是《旗帜鲜明抵制刘强东和京东》,另一篇是更晚一些的《视频没翻转,刘强东案例的一种偏见和五个问题》,实在忍不住想说两句。


01


首先,我必须坦白一下。


刘强东事件一出来的时候,我本能地站在那个小姑娘一边,相信就是刘强东强奸了人家。
所以我发过几个微博,虽然没说刘强东一定是罪犯,但是那种语言的倾向性是很明显的。
为什么呢?
我反思了一下,本质原因有两个:
1, 我讨厌刘强东。他平时的言论就让我讨厌。
2,一个有钱的坏蛋强奸了一个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4月17日 16:39

苍天派VS人类派:圣母院烧了,你开心么?

01


巴黎圣母院被烧了,很多人的朋友圈跟着分裂了。
一派是“看看圆明园,苍天饶过谁”。
一派是“全人类的瑰宝,全人类的损失”。
苍天派骂人类派是“圣母婊”。
人类派骂苍天派是“义和团”。


估计经常看我文章的人肯定会料到,我的立场是人类派,坚决反对苍天派。但是我发现人类派也有一个问题,就是怼苍天派的时候说的太虚,都是一些大词,对圆明园问题多少有点绕着走:

“怎么能混为一谈”?

“怎么能这么狭隘”?
说实话,这样的回答我看了都觉得难服苍天派。


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4月16日 15:29

押沙龙:不吹不黑说中国

押沙龙:不吹不黑说中国

前两天看了葛剑雄先生的一篇谈中国的文章,再加上最近最近给喜马拉雅写世界史的节目,所以对中国的历史和未来有点感想,尽量平心静气,不吹不黑地谈谈几个关于中国的问题。

中国有技术,没科学

经常有人会问这个问题:

为啥中国古代这么厉害,却没有发展出工业革命和现代文明?
这个当然有很多解释,韦伯说是因为新教伦理,诺斯说是因为产权制度,布罗代尔说是因为西方底子本来就好blahblahblah。

但作为一个学理工出身的人,我觉得有个很简单的原因:那就是中国没有科学,从来没有。
当然,个别搞科学的人是有的,但是作为一个整体,就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4月11日 01:12

科学家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

科学家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

在微博上关注我的可能知道,这几天我跟科学家吵了一架。
科学家啊!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。而我从头到尾,说实话是有点懵圈的。
因为我复盘整个过程,脑子始终有一个声音:
我没说什么呀!我没说什么呀!

怎么科学家忽然就“嗷”的一声爆发了呢?
怎么就忽然成了这个样子呢?



我一直在叨叨叨地像唐僧似的讲道理,ABCDE,12345,for exam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3月27日 10:18

他们高兴地说:瑞典白莲花们被打脸了

他们高兴地说:瑞典白莲花们被打脸了

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段视频。

采访者在瑞典街头问行人:

去年,难民涌入瑞典,你怎么看啊?

瑞典接收难民和无人陪伴的儿童,好事还是坏事啊?

几个瑞典路人很正义地说:好事呀。我们应该照顾那些有需要的人呀。

采访者又问:

你会考虑让难民在你家里住吗?

那几个瑞典路人又很正义地回答:会的。应该会的。为啥不会?

这个时候采访者忽然拉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壮汉:

他叫阿里。他需要一个家。你能带他回家么?

瑞典路人画风陡变:

唔,这个那个,那个这个,今天不方便,我家里没地方,今天不行,我还有事blahblah。

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3月14日 19:15

“我对你所有的恨,都藏在一个铁盒子里。”

“我对你所有的恨,都藏在一个铁盒子里。”

我对希特勒德国发生的事情一直很感兴趣,看到有相关的书就会拿来翻翻。

有个问题让我有点好奇:那些反对纳粹的人,他们活在第三帝国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最近我翻书的时候,就发现了一个标本。

这是一位叫莱克的作家,他写了一本《绝望者日记》。
他白天在喊 “嗨,希特勒!”,给元首的演讲鼓掌,晚上就躲在小屋里,把满腔愤怒都倾泻到这本日记里。

一个正常人,活在一个疯子般的世界里,会有什么感觉呢?
一个鄙视希特勒的人,看着周围的人满脸泪水地给希特勒鼓掌,又会有什么感觉呢?
这种感觉就是仇恨和绝望。
这本日记从头到尾都渗透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3月09日 13:54

看我读书的样子,你眼里有没有闪烁着崇拜的泪花?

看我读书的样子,你眼里有没有闪烁着崇拜的泪花?

既然今天是三八节,那我们来讲讲读书吧。

01

先说说我在知乎上看的《哪个瞬间让你突然觉得读书真有用?》。
里面有一段很好玩。

作者参加朋友的婚礼,司仪为了调节气氛,就让每个桌子出一个人说几句贺词。作者觉得很无聊,埋头吃自己的。结果谁知道挑来挑去,挑到他这一桌,把他挑中了。
然后他就上台接过话筒,哐哐哐背了一段他读过的民国时代证婚词。

有道是:

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现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2月27日 17:59

哲学究竟有什么用?

哲学究竟有什么用?

在我们通常的认知里,哲学世界和我们当下生活的世界并无交集,我们的日常被学业、事业、家庭情感等占据,跟所谓本我、表象、自由意志等话题相去甚远。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2月22日 16:25

押沙龙:我美好而充实的一天

我每一天都活的精神饱满,元气充沛。为什么我能做到这一点呢?因为我心中充满了安定和喜乐,用坚定的目光拥抱美好的明天。
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美好的眼睛,你也能像我这样,活的幸福美满。
就让我来告诉你,我是如何度过充实的一天吧!

01

早上,我从睡梦中慢慢地醒来,这时我听到枝头小鸟嘁嘁喳喳的轻声啼叫。推开窗户,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蓝,就像有人把蓝色的大海搬到了天上。放眼望去,不光北京城的近景远景一览无余,就连天津雄伟的港口,张家口的青青草原,似乎也能依稀分辨出来。
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清晨啊!
一股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2月17日 23:26

押沙龙:为什么他们都驳不倒刘慈欣?

押沙龙:为什么他们都驳不倒刘慈欣?
01
 
前些天出去度假,没来得及看电影,只是在朋友圈里看了好多篇关于《流浪地球》的影评,直到昨天才进电影院看了《流浪地球》。
 
有什么感觉呢?
 
片子总体来说挺好的,而且也不像有人说的那样,太空战狼什么的。有文章说“中国人拯救世界”,属于民族主义的虚骄。这就是胡扯了。美国人拯救了那么多回世界,中国人为啥不能拯救一次?电影嘛,当然谁拍谁拯救。埃塞俄比亚人要是拍科幻片,肯定也是埃塞俄比亚人拯救世界。难不成埃塞俄比亚拍个科幻片,反倒让索马里人出手拯救世界?
 
其实,《流浪地球》也许是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2月02日 09:34

押沙龙:当我们谈论咪蒙的时候,我们在谈论什么

马上就要过年了,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了,可想想还是写一篇吧。
 
是关于咪蒙的事情。
 
01
 
咪蒙的事情估计大家都听说了,因为一篇“寒门状元之死”,惹出了很大的麻烦,自己关掉了微博,然后微信停两个月,发了封道歉信,但是目前看这个样子,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。
 
怎么说呢?
 
其实我想谈的不是咪蒙,而是另外两个字,那就是规则。
 
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愤青,现在可能也还是。但是岁数大了一些以后,说实话理想主义色彩是淡了一些,现在我看待世界的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1月24日 14:22

押沙龙:我对“国学”的基本看法

①你对国学有什么发言权?
对于“国学”,我觉得我多少有点发言权,因为我读过很多古书。
如果把我这么多年读的古书排列出来的话,能摆满好几个书柜。当然我读的古书肯定没有专家多,但是应该比大部分国学爱好者还是多一些的。如果我没有发言权,那大部分赞美国学的人就更没发言权了。
当然,有发言权不一定代表我发的言就对。
 
②国学是什么?
国学现在就是个筐,好像什么古代的东西都可以往里面放。按照通行的说法,国学应该就是泛指古代的文化学术。
但是这个叫法有个问题,就是忽视了国学内部的巨大差异。就像《弟子规》大家说是国学,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1月23日 19:02

我们心目中的那些经典动画片,真的不适合孩子

我们心目中的那些经典动画片,真的不适合孩子
前些天《小猪佩奇》刷了屏,到处都在说谁是小猪佩奇。大家都说小猪佩奇,我就不说了,不过我倒想起来看过的一些动画片,想来说两句。
 
1 虽然优美,但是很不科学啊
 
我看的动画片分两拨。一拨是80年代的,那个时候我是小孩子,看过不少动画片。然后就断档了。一断就是差不多三十年,直到10年代,自己有了孩子,又跟着孩子看了不少动画片,国内的熊出没,喜洋洋,大头儿子,国外的小公主索菲亚、小马宝莉、小猪佩奇,我都看过。
 
看过以后,有个感想,就是:我们这些大人有时候确实太自以为是了。
 
比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1月13日 21:59

在你20岁的脸上,我看到自己青春的光芒

01 20岁的青年
 
作为一个70后,90后在我心中一直是群孩子。但是忽然之间我才意识到:即便是1999年出生的90后,今年也要过20岁生日了。
 
老一代的人很容易对青年有刻板的偏见。以前大家批评过80后,后来放过80后,又开始批评90后。青年总是容易成为批评的对象,但是就我接触到的情形来看,我得说:现在20岁左右的年轻人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温和、最有礼貌,也是对世界最有善意的一代。
 
就像老一代对年轻人有这样那样的抱怨,但唯独很少抱怨他们不够善良。这也许是因为和我这一代比起来,他们从小见到的世界更加富裕,也更加友善,因此他们的心中多了一份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9年01月12日 08:30

外星人早就来了

外星人早就来了

这两天相信大家都被一个新闻刷屏了。

宇宙中发现了重复的神秘电波!
十五亿光年外!
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


好像外星舰队马上就要开过来似的。

但是,我倒在想:

有没有一种可能——外星人早已经来了?
或者更有一种可能——我们这个世界就是外星人给我们模拟出来的?
也许,我们就活在一个外星人的虚拟硬盘里,他们在时刻观察我们,测试我们的反应,探测我们的心智,就像我们观察一个蚂蚁窝里的蚂蚁一样?
也许我们看到的太阳,月亮和大地,都是外星人给我们虚拟出来的?

就像现在的量子力学,当你不去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9年01月02日 17:19

这里的每个问题,我都想过很久……

这里的每个问题,我都想过很久……

我的《押沙龙少年世界史》已经播了20来期。

说是少年世界史,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只给少年的节目。我默认的受众的是所有对世界史感兴趣的人。少年听了会理解得少一点,成年人会想得多一点。

这一点,从我留给大家的题目里也能看出来。

为什么会有这些题目呢?是因为当时编辑希望增加一些互动,所以让我在每一集节目后面都留一个思考题。这些题目都是我临时想出来的,有的有标准答案,有一些则根本没有答案,完全是开放式的。

不过说来惭愧,我虽然列了这些问题,但从来没有自己回答过。

现在,我就试着回答一下。

有些问题真的是很大很大,我自己也觉得困扰。

阅读全文>>